军队青年英模代表与新兵新学员对话交流活动发言摘登

我曾于2013年、2018年两次受命赴马里执行维和任务,先后任警卫分队副中队长、中队长。回首600多个紧张的日日夜夜,有枕戈待旦的高度戒备,也有弹片横飞的惊险瞬间;有冲锋陷阵的战场记忆,也有激动荣耀的授勋时刻。

2013年,得知单位奉命组建维和警卫分队的消息时,正在备战全军特种兵比武的我十分激动,第一时间报了名。

团领导明确回答:“想去维和,先拿比武成绩说话!”我知道,这既是军令,也是考题。青年联合于是,我加班加点训练,在赛前急性肠炎发作的情况下,与全军特战精英激烈角逐,最终夺得3金1银1铜,拿到维和出征的“资格证”。

2014年5月,马里政府军与军展开激烈交战,战火迅速向中国任务区蔓延。面对突如其来的危局,指挥部决定,在武装阵地前举行一场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以慑止战。

誓师大会上,指挥长突然发问:“谁来打第一枪?”现场气氛瞬间凝固起来。大家都知道第一枪意味着什么:打好了,扬我军威,屈人之兵;打不好,长敌气焰,局势难测。

我挺身而出:“我来打!”演习当天,靶场周围出现多股不明身份武装人员。我迅速据枪、瞄准、击发,150米外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大家火力全开,靶标被打得千疮百孔。见状,不明身份人员悄然离开。

演习过后,据联合国马里维和特派团相关部门通报,军在距我维和营区10公里处划定“停火线”。不管仗打得多么激烈,他们始终没有越过雷池半步。一位肯尼亚记者采访时说:“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特种兵!”

在马里任务区,我们每天与爆炸相伴、与袭击相邻,枕着枪声入眠,听着炮声醒来。维和战场情况复杂多变,既要有胆,更要有谋。抵达任务区不久,我奉命带队护送联合国官员,途中需经过一段10公里长的“死亡之路”。这条路上,地雷爆炸不断、频繁,已先后有数十名他国维和人员伤亡。

为安全通过此路,我们事先进行了缜密的战场勘察和实案演练。然而,车队到达某路段时,突然发现前方情况异常。我果断下令,后撤500米做好战斗准备,并采用第二方案变更任务路线。第二天,据特派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附近路段遭遇路边炸弹袭击,造成1死3伤。战场情况瞬息万变、真实残酷,如果我当时稍有疏忽或未当机立断,后果不堪设想。

走过硝烟方知和平可贵,走出国门更觉祖国伟大。2018年6月8日,马里总统大选前夕,3名联合国雇员被开枪打伤,被紧急送往中国维和部队医院抢救。

由于血源不足,我临危受命去机场取血。在通往机场的一条必经道路上,突然出现两辆武装皮卡,没有任何派别标识,过往车辆纷纷掉头避开。

怎么办?时间紧迫,我毅然指挥车辆继续前行。到达皮卡附近,我刚下车准备交涉,几名武装分子就把我团团围住,齐刷刷地端起了枪。

面对黑洞洞的枪口,我的心不禁一紧,正准备按照预案应对,没想到一名武装分子指了指我们车上插的五星红旗,跟同伙一阵耳语后,便挥手示意我们离开。

一场生死对峙,就这样意想不到地化解了。那一刻,我深深感受到:危难之际,五星红旗就是最好的“通行证”。有强大的祖国作后盾,走到哪里都昂首挺胸,遇到什么都无所畏惧!

两枚厚重的和平荣誉勋章里,也有家人的一半功劳。记得第一次出国维和前夕,母亲突发脑梗住院。她伏在我耳边颤巍巍地说:“庆昆,放心去吧,在外注意安全!”当我再次戴上蓝盔,奔赴马里时,儿子刚出生17天。我在心中默默念叨,待到任务凯旋日,正是返家报喜时!

和平不是馈赠,安宁还需守护。危难关头,有我们这样一群人,知险不避、向战而行,为维护国家安全挺起钢铁脊梁。

5年前,我带队赴某地执行反恐维稳任务。初冬的一个下午,正当我们在街上巡逻时,暴恐事件突然爆发。一时间,浓烟滚滚,暴徒疯狂嚎叫,挥舞着砍刀,群众四散奔逃。

队员们下意识降低重心、抬起枪、瞪大眼睛。我刚想下令处置,却发现情况不对——事发地域没有建筑物遮挡,极有可能误伤群众。如果迂回,队员全部暴露,受到攻击的风险将急剧增加。

但我们必须选择迂回!没走几步,我们被暴徒发现。暴徒开始向我们投掷燃烧瓶。这时,车后突然跳出一名暴恐分子,拿着砍刀扑来。我们果断处置,短短几分钟后,事件被迅速平息。

躲避的群众走出来,向我们竖起大拇指。一名趴在地上的母亲,告诉怀里的孩子:“我们得救了!是武警叔叔救了我们!”

经常有人问我,当时是怎么想的。其实,生死一瞬,来不及多想,爆发的完全是一种特战队员的本能。而这种本能不是与生俱来的,是源自多年教育培养催生的使命责任,它更需要长期艰苦训练积淀的肌肉记忆。

记得刚入选中队时,我被列为“狙击手”预备队员。一天深夜,我们被带到荒郊野外的坟地。突然,我的肩膀被重重拍了一下。我吓得立即跳了起来,回头一看,原来是教员。练胆只是第一关,据枪更充满挑战。一次,我连续据枪一个多小时,手腕和肘部酸痛难忍,刚稍微活动一下,教员就突然下令“射击”。我下意识扣动扳机,子弹远远偏离目标。教员严厉警告我:“作为狙击手,必须随时做好射击准备,不然轻则失败、重则送命!”

为了提高射击精度,我在暗光下练习针穿大米。别人打人头靶,我就打乒乓球和弹壳。超常的训练,使我的射击成绩一直在总队领先,屡次在武警部队比武中获奖。

在一次训练中,驻地武警提出和我们比试“快速更换弹匣”。我派出“快手”滕飞第一个出战。滕飞一气呵成。就在我们以为胜券在握时,对方一名多次处置暴恐事件的排长上场了。只见他一边干净利落地更换弹匣,一边观察四周,还把周边的变化描述了出来。

一场小小的比试,鞭策着我们向实战化进击。从那天起,我每天都组织实战状态下更换弹匣训练,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抠。为贴近战场环境和实战需求,我们还组建“蓝军”小队,成立“三人互视”小组,努力把克敌制胜本领练到极致。

战斗的日日夜夜,我们多次与暴徒直面交锋,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后来,经常有人问我:这么拼命,你到底图个啥?

图啥?我讲一件事,大家就明白了。我们到达任务地域的第30天,接到国庆升旗和现场警戒的任务。这个任务看似普通,但在那时想顺利完成也很难。要知道,在暴恐威胁的氛围里,那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广场举行过升国旗仪式了。我一边组织升旗训练,一边反复勘察现场,做好应对一切突发情况的准备。

升旗那天,开阔的广场挤满了老百姓。在雄壮的国歌声中,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!大家的眼睛里充满了自豪和希望。我的眼睛也湿润了,这不正是我们向战而行的价值吗?

受领任务时,我们都会瞒着家人踏上征程。刚结婚的排长裴显东,用249页的日记真实记录了武警特战队员的铁血柔情——参加这次任务,我预定的婚期一推再推。女友佟琳打电话过来:“咱们别等了,先把结婚证领了吧。十指相扣便是吉时!”

17年军旅生涯,15年特战经历,数百次急难险重任务的淬炼,让我成为今天的自己。每当想起抓捕黑恶团伙后百姓的欢呼、抢险救援后各界的欢送、执勤安保后群众的赞许,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特别值!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autotecshow.cn/,青年联合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